您的位置: 三水信息网 > 体育

宁小闲御神录 第1420章 无凭无据的猜测

发布时间:2019-09-24 17:14:49

宁小闲御神录 第1420章 无凭无据的猜测

却是在火工营的管事递上来的文书里写出来的消息,只有短短几个字:

“去年冬,燕城药杀蝮虫。请大家看最全!”

汤弘业听她念出这几个字,兴奋得脸都红了:“对,对,仙姑您真是博闻强记,连这个都知道。燕城每年十月不到就飘雪,偏偏去年冬天甚是暖和,到了十月底还只着春衫。结果去年冬天,突然有不少独行客商在附近的乡野莫名消失,上山几天,也只能找到沾了血迹的遗物。燕城调查了许久,才发现蝮虫居然又从土里钻出来重新活动。可麻烦的是,‘温余’草是一年生植物,那个时候早就枯败了,我们也就找不着解药了。”

他喝了口茶润润嗓子,接着道:“最糟糕的是大伙儿都以为它只在春夏活跃,哪里会防着它?也就没再结伴而行。这崇山峻岭当中,猛兽又着实不少,结果这一冬天就死了几十个人,其中有两个据说还是这地头原来的神仙老爷派来的传令官,通传的秘令就耽误了一个多月才被人在山野里找到。”他苦笑了一下。

宁小闲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。被蝮虫叮咬的人,两个时辰不能动弹。在荒山野岭当中,一个人躺在草丛里长达四个小时不能移动是什么概念?尤其冬季的猛兽饥肠辘辘,在地上捞着这美食还不赶紧叼走吃掉?春夏两季人们还有防备,死伤的人也少,结果去年冬天,蝮虫一下伤了这么多人。燕城自然不能坐视不理,尤其连广成宫派驻的信使都被叮倒了,耽误了重要的讯令传递。燕城的署衙自然要有所作为,才能给上头一个交代。

所以,才出现了那条简短的政令:药杀蝮虫。

“谁都不认为杀灭蝮虫对燕城能有什么影响,不过芥子大小的虫儿罢了。”汤弘业连连摇头,“小人自小在燕城乡野长大,却见过无数次金丝燕捕食,知道它们尤喜啄吃蝮虫。去年冬季蝮虫消失了。今春金丝燕筑的窝就没有了以往的神奇功效,这二者之间,必有关联。”

宁小闲听到这里啼笑皆非:“仅凭燕城一次政令灭虫。你就敢断言燕窝失效乃是因为燕子吃不,..◆着蝮虫的缘故?”

“是,我……”汤弘业才说了两个字,楼下就奔上来一人,气喘吁吁地打断了他的话:“仙姑……大人。大人。殷府的神仙着急找您哪,差我们满城来寻!”

殷府的神仙?宁小闲眨了眨眼,那指的大概是殷承安吧?她还没接话,报讯这人一眼扫到汤弘业坐在包席里,不由得指着他喝道:“汤篓子,你怎么也在这里。莫不是又想拿你那套燕子没了蝮虫吃的话来骗吃骗喝?”转头对宁小闲恭敬道,“大人,这姓汤的破落户逢人便说他的歪理。还找上过城主府。您莫要被他骗了!”这城中人都知道姓汤的和殷府结的是阴亲,对他没有多少尊重。

宁小闲望着他。似笑非笑:“哦?我看起来很好骗么?”

这人额上的汗唰地一下就下来了:“不,不,小的只是说,您初来燕城,对这儿不熟,别被这姓汤的给,给……”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合适的词儿来。

宁小闲懒得理他,转头对汤弘业轻轻道:“逢人便说,嗯?”

汤弘业却听出了她话中隐藏的冰寒,下意识紧声道:“仙姑,燕窝滞销之后,我就向众人说明原因,怎奈他们从来不信我话。”

“不信有不信的理由。”宁小闲摇了摇头,“你这般生搬硬套,哪个信得了你?耽误我这许多时间。你回去吧,我今日心情不错

宁小闲御神录  第1420章 无凭无据的猜测

,也就不留下你这条舌头了。”

眼看她站起来要走,汤弘业只觉舌头都变得利索许多,语速飞快:“小人幼时突发奇想,命人捉了十几头金丝燕偷养在后山的洞里,想待它们筑巢时亲手做好燕窝,当作赠给祖姥姥七十大寿的贺礼。哪知道这些燕子真的筑巢了,但摘出来的燕窝却没了那等功效。家父大怒,以为我用不知哪里弄来的燕窝以次充好,请家法将我训得三天下不来床。”

他知道时间无多,赶紧换了一口气:“我百思不得其解,苦想了许多年都没有答案。直到这次燕城灭了蝮虫,燕窝就失了效。我才突然想起来,当年我放在后山的金丝燕虽然被好好供养起来,每日投食不断,却从没有人捉蝮虫给它们吃。”

宁小闲淡淡道:“你知道这仍然不能证明蝮虫对燕子的作用吧?”

汤弘业急道:“我知道!可是小人没有时间,现在就算我捉得到蝮虫,也没有燕子会在这个时候交尾筑巢。这……”

“这无法验证。”她替他将话说完,转身对弱萍道,“找人送他归家,我们也得返回军中了。”

汤弘业一下眼泪都淌了出来:“仙姑,我所言属实,请您查明我儿亡故真相……”他以头抢地,哪里肯走?可是弱萍轻唤一声,就有隐在人群中的妖卫走出来,将他架起来拖出去。他的喊嚷声越来越小,不一会儿就听不见了。

宁小闲往殷府的方向而去,跟在后头的弱萍知她心绪不佳,不敢吱声。

就这样走了一小会儿功夫,宁小闲突然道:“将汤弘业的过往情报都找出来给我。”

她似是对着空气说话,不过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就有个声音应道:“是”。

#####

刚刚回到殷府,殷承安已经候在槿园里等着她。

宁小闲哎呀一声道:“怎好意思让你亲自上门?”

殷承安苦笑道:“我这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。宁营主,实不相瞒,昨晚我家出了事。”

宁小闲奇道:“昨儿个你那小辈不是才接了新娘子进门,不该是喜事?”她对于拿大活人结阴亲这种风俗实是厌恶,忍不住拿话刺了他一下。不过这是殷府的家事,殷承安辈份和身份都太高,殷家估计是不敢也不会拿这等小事来打扰他。未完待续。

ps:求票,求月票,求推荐票!在榜位被人赶上了,求反超!_

本书来自:

哈尔滨治疗月经不调方法
濮阳治疗卵巢炎方法
烟台治疗宫颈糜烂费用
太原市迎泽区中医医院褥疮烧伤科在什么位置
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医保医院吗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